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郭美美被判5年!郎咸平为其出头受争议
发布时间:2019-06-10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9月10日早上,郭美美案一审开庭,她乘坐囚车抵达现场,她穿着一件白色上衣和一条黑色裤子,鼻子上驾着眼镜,脚上戴着软脚镣,被两位警察押着走上法庭。这与以往她在公众前的形象截然不同。

  在这场宣判中,她称自己做错了,非常后悔,不该参与赌博,但她拒绝认罪,不同于之前她对警方的供述,她说这一切都是偶然。还辩称侦查笔录取得不合法。

  她在最后陈述中说道:“这两个月里很清楚自己犯了错,希望法院看在自己第一次而且不懂法能轻判。”

  一审结束,郭美美被以开设赌场罪,判处有期徒刑5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。

  虽然“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”,但郭美美是如何在本命年之际将自己送进监狱的,大家也都很好奇。这就不得不提到以下这6个人,是他们的出现,让郭美美的名字“红”级一时,也是他们,毁掉了郭美美的整个青春。

  郭美美的亲生父亲,一直是一个谜。查遍了所有资料,只知道他是个商人,在90年代时就有两千万,有诈骗前科。长得挺帅,身高约1米8。

  而对郭美美来说,父亲则只是一个想象。尽管15岁时,她曾与父亲单独生活了5个月,但父亲对她置之不理,所以,郭美美既崇拜着父亲,也憎恨着他,在她眼中,父亲的形象是矛盾的:

  她一会儿说:“我爸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。他从来只坐头等舱,只住五星级酒店的。”

  父爱的缺失,让少女郭美美对所有男性的认识都来自于母亲“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”的古老训诫。即使郭美美曾经对和父亲的关系有所期待,但是父亲的冷漠和母亲的忠告,让她终于期待全无

  “对父爱从来没有过期望,在我的世界没有父亲这两个字”。

  郭美美自小喜欢成为大家眼中的焦点,炫耀自己的一切,但唯独“父亲”却是她一生中最不可能也不能炫耀的资本。

  所以,长大后的郭美美不会期待着有位白衣少年踩着七彩云霞来接她,她更想拥有的是“父亲”般的安全感。但是抛妻弃女的父亲又让她对男性是极其不信任的,最终,她所寻求的安全感也就只能用金钱去衡量了。

  4年前的8月,王军经介绍朋友认识了郭美美,就像干柴遇到了烈火,第二天,他们就发生了关系,当时,郭美美马上管王军要了3万块!

  打着飞的从北京到深圳,一晚就赚了3万,这对于郭美美来说,真的是件空手套白狼的好差事,从那以后,每当郭美美想要钱了,就会去找王军,每次都能赚上个5万元!

  郭美美就这样走上了“被包养”的道路,她生怕被大家知道“男朋友”是个老男人,索性对外宣称王军是她的“干爹”。

  别看郭美美年纪小,对付男人可是很有一套,干爹被她哄得服服帖帖的,随随便便给个红包就是20万,连送个车也都是240万的玛莎拉蒂!

  也许在“干爹”的眼中,这个个子不高、瘦瘦的女孩用钱就能在一起,不涉及任何责任,充其量只是一件会呼吸的商品而已。

  但事实证明王军还是图样图森破,郭美美向来目的性明确,最后管王军要了个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位置玩玩。随后的事情无需赘述,从此红会的历史,再也绕不开郭美美。

  名利、金钱、地位,这些本该遥不可及的东西,郭美美只需要看准时机动动嘴皮子,必要的时候把自己快递到王军床上,梦想就能照进现实。所以,郭美美并不觉得这一切是闯了大祸,反倒是就这样一路不回头的踏进了名利场。

  这种“奇葩”价值观的形成,也让郭美美的炫富停不下来:玛莎拉蒂、满柜的名牌包、奢华派对

  以至于后来“干爹”王军对郭美美避之不及,更是把认识她的后悔,延伸到了一生的长度:“认识郭美美是一生的噩梦。”

  坦白说,红会风波的那会儿,郭美美不过20岁。如此年纪轻轻,她就算再贪慕虚荣,心机深沉也还没坏到无可救药。她甚至一度受不了大家的指责批判,和母亲一起上了经济学家郎咸平的节目,借此希望大家原来她“过去的小错”。

  在这场并不算精彩的专访中,郎咸平证明了自己是个演员,郭美美她妈成了股神,郭美美自己则拿出了20岁女孩的脆弱:她眼眶泛红,流下委屈的泪水。

  这两行清泪让郎咸平显出了怜悯之情,但却将郭美美打入了更深的黑洞。这个本可以博取大家谅解的采访节目被当作一场郭美美自导自演的show。

  整个采访过程中,郎咸平被指心虚到结巴,弃公共利益而不顾,成为怜香惜玉的色“郎”。甚至有网友说郎咸平收受200万贿赂,并且和郭美美母女有暧昧关系,他才是郭美美的“干爹”。郎教授随后不得不危机公关,将批判的帽子狠狠扣向红十字,风波才略有平息。

  但是,郭美美自此以后再也没有在公众面前展露过她的脆弱,经过了郎咸平,她收起了软弱的武器,一副“老娘就这样,你能怎么着”的脸面示人。

  她越来越混不吝,对辱骂她的人开始反击,2013年1月,她在微博中写道:“谢谢你们在我脆弱的时候给我那冷漠的一刀,不知道是你们手软,还是我坚硬,给我点时间,我把你们的这把刀磨的锋利一点,再还给你们。”

  没有了干爹的包养,郭美美自己也找到了谋生的方法。她签约南方某演艺公司,公司安排她每年不少于50次的“夜场商演”,每次支付报酬5万元。

  夜场商演,说白了就是性交易。当时凭借红会出了点小名的郭美美自然抢手了很多,她得意地向示人宣告:“很多人想不论花多少钱也要跟我睡一觉”。

  自知身价高升,郭美美开始不靠公司,自己找客源:她通过网上联络、熟人介绍或是主动搭讪的方式,不断找到愿意花钱和她进行交易的客户。

  其中,一名广东男子,在她身上花了40余万元;一名宁波的男子,一次也支付了她25万元。还有一位名叫“阿水”的男子,一次就送给她50万的筹码。

  其实早在从事性交易这项“职业”之前,郭美美曾在北京租了间铺子,卖一些泰国佛牌、精品女装、奢侈品包啥的。她也开过淘宝店,卖着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的“外贸服装”。

  但是,这些正当的致富途径显然不能让郭美美满足,“致青春”不成,郭美美便走上了“卖青春”的道路。

  说到底,这是郭美美的“作”和自甘堕落,但是如果没有那N个愿意支付钱财来换取她身体的男子,郭美美又怎么能找到如此轻易卖掉自己青春的途径?

  郭美美爱上赌博,无非也是为了钱。郭美美在世界杯期间,她在网上下注,买了3天球,赢了几万块。

  2012年底,她在澳门赌场认识了外籍职业德州扑克赌徒康奈德,很快俩人发展为情人关系并在北京同居。

  在男友的带领下,郭美美对赌博了解也越来越深入,她已经不满足于坐在澳门的赌桌旁,她把“局”设在了北京。

  这时的郭美美早已看不到法律的边界,她还企图将赌场盈利越做越大。“第一次组牌局时,她的外籍男朋友跟一个中国合伙人开了一场,郭美美只赚了7万多元。她觉得少,说还是得女人当家,下次我自己组牌局。”

  此后,郭美美甩掉了男友,单干了起来。自己聘请专业发牌手,亲自邀请朋友上门赌博,她抽取3%至5%的返点作为“水钱”,这也让她挣了几十万元。

  郭美美向来精明,坑朋友的事她没少干。在她的牌局上,输钱的大多是她的朋友,而赢钱的大多是自己。

  “郭美美的好友朱某(据称是北京新兴医院院长)曾在深夜1点多找到了这个赌局。虽然朱某一再说没带钱、没带卡,但郭美美还是坚持为他提供了筹码,仅两个多小时,朱某输掉了40万元。还被逼写下了欠条

  郭美美没逍遥多久,就在世界杯期间,她在最爱的赌博上栽了个大跟头。也是,她如此节操败尽的赚法,到头来也势必将千金一散。

  郭美美好不容易找了个男朋友,却是个深谙赌博之道的赌徒,也许这就是物以类聚。讲真,有哪个好男人会愿意收了郭美美呢?

  都说子不教父之过,如果说以上5个男人使少女郭美美最终变成了坏女孩,那她的母亲郭登峰,就是埋下这颗坏种子的人。

  郭美美的母亲郭登峰1964年生,早年在深圳打拼,她自称曾在深圳华联大厦8楼的一个服装有限公司拿货。一件职业套装,拿货价280元,最少卖1000多;后来还开麻将馆、茶楼,有时候朋友做生意,拿点钱投资。

  每当看到妈妈在风月场中为赢得男人的金钱卖笑时,郭美美自然也东施效颦,模仿着妈妈的一举一动。

  小小年纪的她,便继承了母亲郭登峰的社交能力,微博上,她与人讨论香水、名包和汽车;而线下,她则积极参加各种圈子里有钱人的社交活动。

  连当她发现女儿收下“干爹”王军送的贵重礼物时,都没有苛责,反倒是说觉得这样的男人很善良:

  “王军,她认他做干爸,我跟王军也有接触过, 他就是一个心底比较善良的人,很关心她。

  从07年起,她就帮郭美美张罗着演艺圈之路。也许是恨铁不成钢,郭登峰的情绪变化很激烈,“她生气的时候,会骂我是个祸害,说早知道就不该生我,如果没有我可能就是亿万富翁了之类的话那段时间我很委屈,有过自杀的念头”。

  郭美美伸过手腕,出示“自杀”的凭证给旁人看是皮肤上一道并不太显眼的伤痕。

  在这个自恋、冲动和控制欲强的母亲影响下,也难怪女儿会变得虚荣、浮躁和情绪化

  一年前,当郭美美停下微博上的炫耀,被警方抓走时,网络上几乎听不到半点怜悯之声。

  “不惜以践踏公序良俗、违法犯罪来搏出位,终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这话看似说教,却明明白白讲的是真道理。

  郭美美在幕后推手的助力之下,在自己的虚荣之下“得瑟”的活着,最终,她站上了法庭,以这样的方式结束青春,毁掉自己118心水主论坛